RSS
热门关键字:  满族歌曲  历史  民俗  萨满  文化

富裕县拯救三家子村满语文化

来源:满族文化网 作者: 时间:2011-05-26 Tag:时政新闻   点击:
 满语文行走在遗失的路上

  满族是我国第二大少数民族,历史悠久,其渊源可上溯到距今数千年的先秦时期。

  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满族人民曾创造出灿烂的民族文化,并一度出现过其他民族所无法替代的繁荣。然而,随着时代的前进、历史的变迁,满族的一些民族文化却已悄悄走到了消失的边缘,特别是满语和满文更是到了濒临失传的境地。曾有人这样说:“满族文化几乎处于全面消失中,从风俗习惯、文学艺术到语言文字等都面临着消失。 ”满族文化是个大概念,我们无法清楚地罗列出都有哪些满族文化现象正处于消失过程中,但是只要看看即使在今天的满族聚居地区,一些传统的满族文化也已踪影难觅,就可证明此言不虚。据调查,现在在我国近千万的满族人口中,会说满语的不足百人,懂满文者不过20人左右。满语文正行走在遗失的路上。

  记者在做地方文化研究时曾与辽宁省满族文化资源与发展研究基地主任曹萌有过接触,他告诉记者,前两年他们曾作过关于满族文化现状的调查。据调查,现在还能说地道满语的人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裕县三家子满族村几位年过八旬的老太太,但她们也只会说满语,不会写满文。他说:“如果不能及时进行整理和抢救,一旦这些老人故去,满族口语将从地球上彻底消失,这将是文化方面的一大损失。 ”

  满语伴随着满族及其先世的发祥和发展而产生、演进,记录着满族及其先世悠久而丰富的文化,凝结着满族及其先人积累的知识和经验,是研究满族历史、文化、民俗、宗教的活化石,是研究满族及其先人心理素质、思维模式的重要依据。因而,满语、满文的保护和传承工作应该引起更多的关注和重视。

  富裕县友谊民族乡三家子村是我国目前唯一保留着较为完整的满语口语的村落,被誉为世界满族语言的“活化石”。目前,仅黑龙江省档案馆就有六十吨的满文史料亟待破译,满语急需保护与传承,承担中国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和研究任务的中央民族大学已经将三家子满族村定为满族语言文化教学科研基地。

  据介绍,现存满语是世界性满学研究的活化石,被学术界称之为“国宝”。我国现存满文档案史料约200多万件,黑龙江省档案馆就收藏清代史料60吨,仅由两名专业人员整理出了目录。清朝建立之后,在涉及到国家重要机密文件和重要条约时就只用满文来记录,目前,国家已立项修“大清史”,翻译满文档案刻不容缓。学者指出,如果满语消失,黑龙江地区的早期历史以及整个清代史研究将面临永久性的断流,很多史实再也没有解密的机会。

  像冰箱一样保存一份满族文化的样本

  有人认为满语这种落满历史灰尘的东西已无在这个世界存在的必要。其实满语文化离我们并不远,专家说:我们现在吃的火锅,就是来源于为赢得作战时间,满族骑兵在征战间歇把随身带的肉和一些干粮、菜叶全放到头盔里,用火一起煮来吃”。一些方言“马马虎虎”、“磨蹭”,以及如“嗯呐”(是)、“哈喇”(食物变味了)、“勒特”(邋遢)等,则是满汉大融合在语言上的表现。四大名著中《红楼梦》里别有韵味的语言,就夹杂了大量的满语以及当时满人讲汉话的习惯。清朝的皇帝是满族人,作为清朝的“国语”,当年许多条约、条文和秘密档案都用满语保存。清朝政府为保密起见,机密文件多用满文,特别是清代前期康、雍、乾三朝形成的满文档案数量甚巨,相信里面一定会隐藏着秘密。我国现存满文档案史料约200多万卷(册),仅黑龙江省档案馆就有满文档案4.38万卷,重达60余吨。众多的珍贵史料,因为满语人才的缺乏而成为难以破译的天书。

  有318年建屯历史的富裕县三家子,被称做满族文化的最后遗存地。这里是满语保存最好的地方,其原因是地理位置偏僻,加上交通闭塞,直到上世纪50年代才修了通往县城的土公路,因此外界进入的人员较少,从而在客观上为本村原有的语言设立了一道天然保护屏障。偏僻与闭塞,“足以像冰箱一样保存一份满族文化的样本”。从历史上看,三家子村的建立是在康熙年间,由驻齐齐哈尔水师营的战士计、孟、陶三家最先定居在这里,后又陆续迁入关、吴、富、赵、白等满族姓居民。最早三家子屯的满族各姓都是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统领下的八旗披甲,他们以及他们的后代都能很好地使用满语。直到上世纪80年代以后,由于外来人口的大量增加而改变了语言环境。1961年,三家子村满族人口占全村总人数的84.7%,到1986年却只占50%左右,外来人口中又以操汉语者居多。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三家子村由一个比较闭塞的小村融进了开放繁荣的社会大系统中。在所有这些变革活动中,人们所使用的语言工具则均为汉语,多民族杂居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满语使用的环境,同汉语群体的频繁接触、交往,造成了满语使用的急剧退化。随着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和全球一体化的世界趋势,三家子村只可能继续沿着改革开放的路子向前发展,而不会再退回到以往封闭落后的状态中去。所以,满语的生存环境无法得以恢复,彻底消失也就成为必然。

  与语言的状况相比,三家子村满族风俗的衰退速度更快。几十年前,我国著名学者金启孑宗先生在三家子村调研时就看到该村“满族风俗习惯,在日常生活中已不多见”,但金先生还是看到了个别妇女头梳满族发髻。如今,这一切都不存在了。

  记者曾走进三家子村,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整齐比邻的红砖瓦房,家家院内拴有奶牛,房前屋后牛粪堆成小山,这是个典型的奶牛养殖专业村。但仔细观察,还能看到许多与其他村落不同的地方,从中发现一些满族民族的风俗民情来。那些破旧低矮的草房烟囱建在房屋的外面,当地人称“耳烟囱”;房屋的西山墙上有窗户。进屋以后,除了南面的火炕外,房子的西、北两面还留有建过火炕的痕迹——原来屋里的西、北两面大炕拆掉了。满族人的三面火炕中,以西面火炕最为尊贵。在十多户村民家里都见到了这样的房屋和布置。当地人说,这样的老房子,该村还有五六十座。

  让满语放慢逝去的脚步

  满语是世界语言的瑰宝,也是濒危民族育种之一。保护满族语言文化,对于推动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科学发展,维护国家文化安全,提升国家软实力具有重要意义。为保护世界唯一的、活的满族语言,富裕县高度重视,采取了多种有效措施,推动了满语挖掘保护传承工作的深入开展。他们举办了中国三家子满族语言文化论坛,诚邀国内研究满族语言文化方面的专家学者,就满族历史、满学研究对象、满族文化、满族民居景点等进行了深入研究和探讨,为保护和传承满族语言文化提供了很多资料,尤其对保护三家子这块“满语活化石”,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有效提高了满语传承力。

  记者在考察中也发现,造成三家子村满语使用的退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满语词汇中汉语借词不断增加,这一因素贯穿于整个演变过程之中。而三家子村满语作为一种方言,而且后来成为仅存的满语方言,没有大范围强势满语作为支持,自身造词能力十分弱小,每当在使用中感到力不从心时,便采取了从汉语借词的方式予以弥补。这种现象在上世纪60年代就已出现。1986年的情况是:满语固有词的数量大大减少,伴随而来的是吸收了大量的汉语借词。词汇的大量借用会促进语言转用的发生,从而导致原有语言交际功能的进一步退化。

  为了加大对三家子满族语言文化的抢救、保护和传承力度,富裕在建立满语保护区的基础上,健全和完善工作机制,推进满语的抢救保护和深层次的研究利用,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满语文化的保护工作,建立满语抢救保护和研究利用工作专项投入机制,在保障培训、奖励等工作经费的基础上,重点扶持时间紧、具有大影响、体现富裕特色的优势项目和满语文化遗产保护重大工程,并在推进和监督上加大力度,保证经费落实到位。同时建立满族语言文化传承人奖励机制。根据友谊乡三家子村满语群众的现状,制定满语传承人评定标准。规定满语传承人要使用满语会话达10-20年,每年带动5-10人学习使用满语并达到日常交流程度,了解一些满族习俗和民间传说,在日常生活中保留和使用部分满族习俗,并积极参加县级以上有关满族语言文化活动等。评定工作每年组织一次,由县文体局、教育局、民宗局、友谊乡、满族语言文化学会共同组织实施,对“满语文化传承人”颁发荣誉证书,每月发放200元奖金。

  富裕县在全省享有少数民族“三个唯一”,即唯一保留满语口语的三家子满族聚居村、全省唯一的五家子柯尔克孜族聚居村、全省唯一的额鲁特蒙古族大泉子蒙古族聚居村的称誉。为抢救满族语言,2007年省民委投资5万元,制作了抢救满语文化的专题片,并为三家子满语学校添置了教学设备。县委、县政府也高度重视民族民俗文化的抢救工作,把民族资源作为重点民族文化遗产来保护和开发。组建专业队伍,挖掘整理宝贵的民族文化遗产,收集珍贵文物,整理珍贵治疗,录制民歌舞蹈等,尤其对非物质文化中的瑰宝——民族语言,进行特殊保护。县财政每年拨付专款作为工作经费,保证抢救工作的顺利开展。投资10万元,先后编辑出版了《满语通论》、《三家子满族风情录》、《富裕县民歌集成》、《富裕县民间舞蹈集成》和《富裕县民间文学三集成》等。特别是今年,在县财力十分紧张的情况下,通过多种渠道,筹措资金26万元,用于满语保护区、展厅及满族民居和道路建设,为成功举办满语论坛奠定了基础。同时,富裕县结合三家子自然生态资源和满族语言文化资源,实施满语“活化石”观光游发展战略,积极打造满族文化和满语教学相配套的旅游产品,设置了三家子满族村、满族语言文化保护区、满族历史文化博物馆以及满族八旗风情园等旅游景点,既推动了旅游业的发展、繁荣了县域经济,又提升了满语文化的影响力。

  让“满语这门语言能够延续下去”

  有专家这样说,准确地说,真正将在我们这代人面前消亡的,是满语口语。我们感谢社会各界对满语危机的关注。但语言的变化是一种文化现象,有其生态环境与社会环境等方面的深层原因。我们既不能麻木视之,但也不能过度强化惊恐、耸人听闻,而是要以客观、正常的态度对待。拯救满语文化,需要的是切实的支持和参与。

  为保护弘扬满族语言文化,富裕县首先建立了三家子满族语言文化保护区。结合小城镇及新农村建设,制定三家子满族语言文化保护区整体规划,因地制宜地建设了三家子满语文化活动室,设置了满语文化展厅等,重点对满族语言文化和民族习俗等进行保护和展览。加强对满族文化的实物保护,对保护区内满族古民居进行挂牌保护,保留传统民居特色,为研究满族习俗提供实物参考。同时,保护区挂中央民族大学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化学院、黑龙江省满族语言文化研究中心的满语教学研究基地两块牌子,为满语研究创造条件,有效地推进抢救保护濒危满语的进程。富裕还建立了富裕县满族语言文化学会,主要研究三家子满语词汇和生活用语,传承满语及满族文化,挖掘满族的历史、风俗习惯等,为挖掘和传承满语文化奠定了基础。此外富裕又建立了三家子满族语言文化传习所,由满族语言文化学会负责组织会员到传习所交流传播满族语言,同时邀请黑龙江大学满语研究所的教授、讲师为会员授课,培养年轻人满语交流能力。

  让“满语这门语言能够延续下去”,是当地人怀抱的一份美好愿望。为此,富裕县投资280多万元,在三家子村建立了全国首家满族学校,在小学一至五年级开设满学课程,推动了满族语言的传承和发展。目前,三家子满族学校已经成为全国及国际民族语言的一个亮点,并得到了社会各界高度关注。

  富裕县在满语文化挖掘和保护传承上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一定成绩,但民族文化生存的文化生态环境相对较弱,加之懂满语的满族老人年龄很大,文化程度相对偏低,传、帮、带作用越来越不明显,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民族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同时,满族文化活动场所及活动设备相对不足,不利于满语文化的保护、传承和弘扬。此时,加大投入,重视传人尤显重要。

  一种语言的消失不亚于一个生物物种的消亡。语言是人类无形的文明遗产,几乎每一种语言都积累、传承了数千年甚至上万年,它们都是人类共同的文化财富。我们希望互联网时代能够为即将消失的满语的保护创造奇迹,这或许是能够实现的。我们应该努力让满文这种对人类文化有过贡献的文字尽可能长久地传承,不希望它像甲骨文、吐火罗文那样在我们面前成为仅仅存在于文献的“死”的语言。我们努力所做的一切,为的就是让满族文字和东北地区早期历史以及清史研究不断流。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