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满族歌曲  萨满  历史  民俗  文化
当前位置 :| 主页>时政新闻>

穿黄旗服束长辫 广州男子自称是末代皇帝堂弟

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 时间:2008-12-09 Tag:满族人物   当代人物   点击:

 家住革新路束长辫着旗服的爱新觉罗·州迪自称大清皇室后裔、多尔衮10世孙

时报讯(记者成小珍庄小龙/摄)昨日,一位在广州海珠区革新路行走的“怪人”引起了路人的注意,他身穿黄色旗服、束着一条长辫,俨然一个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清代人!他叫爱新觉罗·州迪,自称是大清皇室后裔、多尔衮的10世孙,中国最后一个皇帝溥仪的堂弟。为彰显龙裔身份,其日常用品、服装更是非黄色不选。州迪称,如此打扮,主要是表现对宗族文化的尊重和眷恋。

穿旗服束长辫偏爱黄色

虽然如今社会经常会将古老与时尚相结合,将上一辈曾经流行过的服饰和摆设重新包装,以怀旧的形象来做新卖点,但州迪出位的复古打扮,因超越了大众所能接触和认识的范围,往往引来周围充满问号的眼神。为何要穿旗服、束长辫?州迪向记者娓娓道来。

州迪自称为大清皇朝后代,是多尔衮的10世孙,中国最后一个皇帝溥仪的堂弟。其父亲育有10个孩子,他在家族里排行老七,出生在广州。在州迪记忆中,父亲为大清忠臣,经常教诲子女,不要背祖忘宗。但因为时代原因,满人要向汉人靠拢,所以家人生活很低调,尽量不透露王室的真实身份,连名字都是用汉人名字。从小起,州迪在外人面前不敢称父亲为阿玛,只叫阿叔。尽管如此,家人生活中都会保持一些皇室传统,如身穿的衣物尽量为黄颜色,即使是在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其衣物一定也要与黄色沾边,甚至皮带也用黄颜色的。

随着时代的变迁,身份、地位已经不在需要做过多隐瞒,再加上年纪逐渐变大,更加关心热爱自己的宗族文化,州迪从2002年起,带着“能保留一点就保留一点”的心态,决心要保留祖先传统,开始穿明黄色衣服,束清朝辫子,不理会世人奇异眼光。3年多来,州迪无论在家、出行,均以蓄发梳辫,“光前垂后”的满族发式出现。为了彰显龙裔身份,其日常用品、服装更是非黄色不选。其随身物品,如电话、玉戒指、钱包、钥匙包、眼罩都是象征皇族的黄色。

曾被劝脱下清装做百姓

说到有关满人的风俗,州迪开始滔滔不绝,他说,“古代的人不剪头发,是因为身体受之于父母,不敢有丝毫的毁损,但我们的祖先,居住在关外,靠骑马打猎生活,这样一来长头发就不是很方便,于是扎起了辫子”。州迪的辫子由他妻子代扎,因身上有尊贵的皇族血统,州迪对仪容特别注意,每天要收拾得干干净净才出门。他说,“失着自己可以,失礼不起伟大的祖宗”。

去年,州迪回辽宁抚顺拜祭先祖,期间在北京拜访了溥仪的弟弟溥仁。溥仁和州迪的父亲有一面之缘。当时溥仁居住在北京的一座四合院里,年事已高,深居简出,谢谢探望。回忆当时见面的情景,溥仁一见州迪一身清装打扮,劈头就劝他:“不要眷恋清朝,不要搞特殊化,改去清装,做回一个寻常百姓。”

所用汉人名字叫周佑钱

为了证明身份,州迪拿出一套厚厚的《爱新觉罗氏多尔衮家族谱》,在丙本里,州迪的个人简历赫然在目。上面记载了州迪的个人经历和特征,生于广州,睡不闭眼。7岁入读文德北一小,当时对先祖甚为崇拜,每年虔诚扫墓,祭祖,对烈祖烈宗甚为缅怀。10岁入读大新小学,后来在广州三中读书。……出生时留先祖遗传:左手拇指旁多一指,7个月时在中山医院手术剪掉,至今仍留有疤痕。

州迪有好几个名字,他的身份证上的名字是“爱新觉罗·州迪”,台湾护照用“周佑钱”,英文名叫“Dick”,不少外国朋友还叫他为“YellowDick”。周佑钱是州迪在广州出生时所用的汉人名字,由其爷爷取名,“佑钱”意味着能富贵起来。当时,爱新觉罗家族的后人多改用汉姓,取发音相似的姓氏,如周、绍、金。

广州居家“皇”气十足

记者如约来到州迪家采访时,宛如进入了一个尊贵的“王府”:上百平方米的现代楼房被装修得古香古色,室内挂满书画作品。挂在门口的宝刀和弓箭也十分显眼,班驳的外壳无不流露出年代久远的味道。

满目尽是明黄色,所有的家具无不与黄色挂钩,就连厨房的厨柜,也都是明黄色。其餐厅设计成北方土炕式样,暗黄色,一家人在炕上吃饭。朋友来了,可以在客厅聊天,也可以去书房,书房也有一张大罗汉床,可盘膝而坐。洗手间触目尽是仿古的脸盆、木桶,毛巾架也是古代样式,别有风味。

客厅是“王府”中心所在,供奉着太祖高帝努尔哈齐、高祖多尔衮的画像。最特别的是,客厅屋顶处镶嵌了满清的八旗,分别是正黄旗、正白旗、正蓝旗、正红旗、镶黄旗、镶白旗、镶蓝旗、镶红旗,相当惹眼。

州迪笑称,时今日,跟人家说是大清王孙,要人信也难。所以不管别人怎么想,他只想按自己坚定的方式做事、生活,并不管人家是否相信皇室身份。

四处奔走希望保留北斋

说到对童年的回忆,州迪表示对四合院的感情极其深厚。小时候,他和家人住在仁康里(今文明路)的一座四合院里,200多平方米的院子住了十几户人家。

最近听说,广州最后一个四合院式建筑———北斋将要拆除,取而代之的将是中山图书馆七层楼的书库的消息,州迪对此叹息连连,并为此四处奔走,希望能留得住该四合院。

在州迪看来,四合院是中国建筑文化中有着深远文化内涵的一种,广州本身四合院非常少,要拆除仅有的一座四合院,实在觉得可惜。

州迪的经历也十分波折,1976年,他到博罗当知青,1980年获准定居香港。因为读书不多,他做过冲印店业务员、公司司机、出租车司机等。如今州迪大半时间都留在广州生活。

州迪平时喜欢逛商场超市,爱阅读报刊杂志。他还食素,每次去餐馆点菜时颇头痛,为此他自做了一张素食卡,写明所有菜走油、蒜、葱的搭配,上汤也不吃,一进餐馆就先递给侍应,免做过多解释。


爱新觉罗·州迪家的客厅布局讲究,供奉着太祖高帝努尔哈齐、高祖多尔衮的画像。

 

爱新觉罗·州迪家里还收藏了一些年代久远的牌匾。

 

爱新觉罗·州迪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保留一些宗族文化的传承。

 

爱新觉罗·州迪向本报记者展示皇室的族谱。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