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满族歌曲  历史  萨满  民俗  文化

满族在明代被称为女真人,其中建州女真是女真中最重要的一支。建州女真因其先世曾居渤

来源:吉祥满族 作者: 时间:2011-04-18 Tag:满族研究   学术文章   点击:
满族在明代被称为女真人,其中建州女真是女真中最重要的一支。建州女真因其先世曾居渤海国建州之地而得名。它源于元末明初黑龙江女真的胡里改部和斡朵里部。到明朝永乐年间建州女真开始进入桓仁境内,在他们停留桓仁的200多年间,为后人留下了数十处女真城寨遗址,也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旅游文化资源。


  万历二十一年(1593)努尔哈赤统一建州女真,从此建州女真在统一女真各部和最后统一中国的过程中,都建立下了汗马功劳。提到建州女真,就不能不提及辽宁桓仁满族自治县。桓仁虽然不是建州女真的发祥地,但是桓仁却是建州女真繁衍生息、发展壮大的宝地。建州女真从明永乐二十一年(1423)迁入今桓仁境内。桓仁地区山多林密,江河纵横,水丰土沃,气候宜人,适合采集狩猎、捕鱼农耕,桓仁的山山水水养育了建州女真,桓仁一度成为建州女真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在今桓仁境内的浑江、富尔江、大雅河等流域至今还保存着数十处满族先祖留下的城寨遗址,成为发展满族旅游的宝贵物质财富。这些城寨多建在依山傍水、背山向阳的山坡上,虽交通不便,但易守难攻,难以被发现。据朝鲜使臣申忠一所绘的《建州纪程图记》记载,在今富尔江流域,建州女真城寨星罗棋布,少者三五户,多者四五十户[1]。这些城寨遗址主要有:瓮村、兀弥府、乌剌山城、齐吉达城、牛毛寨、瓦尔喀什寨、雅尔古寨、董鄂城等。



  永乐二十一年(1423),建州卫女真的第三代首领李满柱率领部众1000余户从凤州古城迁到今浑江中游地区,建州卫卫址就设在了五女山城南麓的瓮村。李满柱在瓮村共生活了10年[2]。

  瓮村位于五女山城南麓的一个沟谷中,即今桓仁县桓仁镇刘家沟村的金银库沟,该村因所在沟谷得名。全沟呈瓮形,两端窄,中间宽。沟口紧靠浑江,江岸是一条长约3公里,宽约1公里的江滩。江滩上土质肥沃,适于耕种。整个沟谷长约2公里,顺着沟顶往上走就是五女山顶的断崖,顺着小道可以直接走到断崖上面的五女山城西门。该沟谷中段平坦,至今还有村民居住。经过发掘,在瓮村附近发现了21座比较完整的房屋遗址,最大一座院落面积近100平方米。遗址附近还发现了碾盘、碾砣等碾米设施,还有一座依靠山势建造的祭神小庙。遗址北侧是几十座墓葬组成的墓葬群。近些年来,考古工作者在该地还陆续挖掘出大量明代瓷器残片。

  到了宣德八年(1433),朝鲜派15000人分三路讨伐建州卫。其中一路直奔瓮村,杀死了李满柱妻子等多名直系亲属,并且烧毁多间房屋,抢走了大量财物和人畜[3]。李满柱自己也身受多处箭伤,侥幸逃到五女山城才幸免于难。为了避免再次遭到朝鲜的袭击,李满柱当年就率部离开瓮村,迁移到了五女山城北麓的兀弥府,即今桓仁县古城镇东古城子村一带。李满柱统领的建州卫为了躲避朝鲜的再次攻袭,他们在兀弥府只呆了四年就移居到苏子河流域的新宾旧老城。由于建州卫在兀弥府居住时间比较短,所以留下的历史遗址并不多。现在发掘的有一条东西20米长的寨墙墙基,寨门的门轴石,磨盘、瓷片等。

  景泰二年(1451),明朝敕命凡察的孙子纳郎哈世袭为建州右卫都督同知,管理建州右卫。纳郎哈袭职之后将建州右卫卫所迁至五女山城北麓。五女山城北麓沿羊肠小道可以走到建州右卫卫址,但是道路崎岖,蜿蜒起伏,不便通行。建州右卫的卫址在一片相对平坦,十分隐蔽的山坡上。这里至今保存着几十处房址、院墙址。房址墙基用石板搭建,厚约半米,现存留地上部分有半米到一米左右。房址中还可以清晰地辨认出烟道、火炕的大概位置。在卫址的中间还有个石板搭建的石庙,现高约一米,长约两米。这个石庙也是建州诸卫留存下来最完整最大的石庙。在该卫址中还有一个石头碾盘,碾盘为圆形,直径约两米。碾盘边上还有一个石头碾砣。这里因为交通不便,附近没有居民,所以房址和院墙址保留相对完整。建州右卫把该地作为卫址共16年,到成化三年(1467)迁走。后于成化十九年(1483)迁到了今富尔江下游的大转弯处,即今姜家街附近。

  牛毛寨是建州女真董鄂部的城寨,在今桓仁大雅河与六道河子之间的牛毛大山东北谷的山脚下。该山谷东、南、西三面都是高山,北面是山谷。沟谷中下段地势平坦,最宽处约有4公里。牛毛寨就在沟谷中上部分的大甸子河左岸,距大甸子村约3公里左右。牛毛寨现存寨墙700米,从大甸子河岸向西一直到山脚下,把沟谷分为两段。残墙高约1米、底宽约2米左右。墙底部为石头修筑,墙上是大量的鹅卵石,中间掺杂着大量泥土。牛毛寨只有这一道寨墙,寨墙的北侧是壕沟,现壕沟深约半米,宽约1.5米。壕沟的原始深度还没有具体考证。在寨墙的东侧是高约20米的陡坎,是上游河岸断崖的延伸。在寨墙上有一块石头尤为突出,该石头长宽高分别为:0.7米,0.5米和0.3米。石头的中部有一个人工打凿的长方形孔洞,长8厘米,宽深各2厘米,应该是寨门的门柱基石。在城寨的中心位置留下了大量的房址墙基。从墙基上看,房屋为地上建筑,墙基大小不一,为大小不一的石头搭建。在城寨两公里处的西山脚下的顶端是一道宽4米、高3米的垂立石壁,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瞭望台。站在台上可以瞭望东、南、西三面。在瞭望台附近还有20多处房址,很多人认为这是驻扎在这里的兵营。在附近还有一个高出路面2米左右,长200米,宽50米人工修建的平台。当地人把这个平台叫做练兵场。牛毛寨在后金后期被扩充为军事要塞,后金在这里驻军、练兵,以备战明军和朝鲜军。

  雅尔古寨在桓仁县城北8公里处,距烟囱山5公里。雅尔古寨在烟囱山主峰山脚下。该遗址的石墙基东西长110米,宽70米。因年代久远石墙基地面以上部分只有20厘米左右。在雅尔古寨还保存着一个十分完好的石碾盘,碾盘直径1.67米,厚度0.47米。在该遗址右下方有一条通向山下的大山沟,到沟口总长有4公里。该遗址附近水源充足,现在仍是山下村民的水源地。雅尔古寨遗址非常隐蔽,从山下往上瞭望,根本看不到山寨。遗址附近土质疏松,适于耕种。遗址距离浑江和大雅河都比较近,适于捕捞;背靠烟囱山适宜狩猎和采集。它是个退可守,进可攻的军事要地。雅尔古寨遗址除发现大量的石墙基、房址、碾盘外,还出土了大量瓷器、陶器残片等。

  瓦尔喀什寨在瓦尔喀什沟的沟顶上。该沟全长7.5公里
,宽2公里左右,沟中有多处分岔,总面积15平方公里。瓦尔喀什寨东西北三面环山,东高西低,东西长有1500米,南北宽100余米,面积大约有0.3平方公里。该寨址十分隐蔽,即使走到了山沟中部也很难发现沟顶的山寨。登上沟顶寨址一览无余:山寨内有排水沟、护坡、防水墙。寨址内有多处房屋遗址,大的长14米,宽10米。但经过多年垦耕、植树,瓦尔喀什寨遗址破坏比较严重。在寨址附近的辛家沟和东沟的山梁上也有房屋遗址和垦耕痕迹。在辛家沟还有40多座古墓葬。

  瓦尔喀什寨内有一个直径1.8米的石碾盘,厚26厘米,碾砣直径56厘米,长57厘米。在寨址内还出土了一个手摇石磨的上扇、石碗、石油锤。石磨厚11厘米,直径31厘米,磨盘槽深4厘米。磨盘中间有两个圆孔,磨扇侧面有一个方眼。安上木柄用手可以摇动,用来加工谷物。石碗是人工凿制而成,碗的直径13厘米,深11厘米。石油锤高50厘米,扁圆形,直径28厘米,锤中间有圆孔。石油锤是用来榨油用的原始工具,这说明建州女真已经掌握了原始的榨油技术。在瓦尔喀什寨周围地表随处可以捡到明代的碗盘残片,这些都说明在瓦尔喀什寨当时有很多建州女真人在这里生产、生活,属于人口比较密集的地区。

  此外,齐吉达城马家寨深河子寨
大家寨等多个寨址也大多依山而建,有水源,留有寨墙遗址、房基址、石磨盘等。




参考文献:

[1]昭和十五(1940)年朝鲜印刷株式会式影印本[M].
[2]《李朝实录》世祖十九年六月已巳条[M].
[3]《李朝实录》端宗一年十月丙戌条[M].


★作者简介:李学成,辽宁省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


  2004年,桓仁县的五女山城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五女山城现存城墙、城门、马道、居住建筑群址、蓄水池、望台、哨所等。这些遗址虽不是建州女真所建,但是建州女真也曾经在五女山城上生活。同时,在桓仁也保存有建州卫卫址、建州右卫卫址、毛怜卫址及大量部落城寨遗址。这些遗址现存有完整的城墙址、房址、院墙址、石庙、墓葬群、瞭望台、寨墙、练兵场、哨所、石碾、石磨、古战场等。无论是从数量上,还是在保存的完好程度上来讲,建州女真的历史文化遗址也都有可开发利用的价值。假如这些遗址也像五女山城那样发掘、建设、修复,势必也会形成新的旅游景点。同时,也给满族后裔寻根祭祖留下实物。

  桓仁县乃至整个本溪地区具备了开发旅游资源的前提条件,即该地有丰富的历史遗址、遗迹资源。那么开发旅游的资金从哪里来呢?我个人认为:一方面可以向国家相关部门申请专项经费开发现有的遗迹、遗址。五女山城就是在1996年被定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后,地方和国家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最终在8年后申遗成功的。那么在桓仁选择一两处开发价值大的建州女真遗址,然后申请国家重点文物保护,这样就有可能取得专项资金,对遗址进行深入的开发和发掘。另一方面,我们还可以利用招商引资,合作、参股等经营模式大张旗鼓地来开发利用这些资源。

  东北地区自古是中国的领土,满族、汉族、锡伯族等祖先世代在这里居住、生活、耕种、狩猎。但是,个别国家的个别学者片面利用历史资料,企图改变中国现有疆界。有的国家每年送大批中小学生到我国东北参观,竟然是打着“爱国主义教育”的旗号;个别异国老人也来到东北,带走东北的黑土,放入异国的祠堂中祭祀……开发利用我们的历史资源,告诉后人我们祖先的真实的历史;同时,我们欢迎世界友人来参观我们祖先生活、劳作、战斗过的地方。但是我们坚决地抵制原本是学术领域的问题,个别人偏偏要搞成政治问题的行为。所以说,如果我们大力开发、利用、研究建州女真的遗址、遗迹,让更多人了解古东北的历史,领土问题的争议也就不存在了。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