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满族歌曲  历史  萨满  民俗  文化

皈依于“万物有灵观”的物化形式——满族萨满乐器的形制及其配置

来源:吉祥满族 作者: 时间:2010-06-29 Tag:萨满研究   点击:
南宋绍熙五年(公元1194年),徐梦莘在《三朝北盟会编》中第一次用汉字记录下女真语“珊蛮”一词;清康熙三十一年(公元1692年),俄国的艾维尔特.伊斯布兰特.伊代斯和亚当.布兰特在他们的旅行记中,又首次把满族的“Saman”的概念传播到全世界。此后,特别是近代以来,满族的萨满教做为一个学术热点受到了国内外人类学、宗教学、民族学、民俗学等人文学者的广泛关注,并有丰厚的著述不断面世。令人遗憾的是,在整整800年间,民族乐学学者涉足这个领域,却只是近十余年的事情。所以,在以往有关满族萨满教的文献和田野作报告中,真正具有音乐学意义的学术见解罕若凤毛麟角! 譬如,关于满族萨满乐器的科学描述。

 

乾隆十二年(公元1747年),由清宗室庄亲王允禄等总办的满语本《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面世。乾隆四十五年(公元1780年),又有 桂、于敏中的汉译本刊行。然而,由于“若我爱新觉罗姓之祭神,则自大内以至王公之家,皆以祝辞为重”,所以,该书偏重于萨满神辞的记录和祭祀过程的描述,而关于萨满乐器的记述,仍多有残缺不全或语焉不详之憾。

正如萨满教是一种尚无统一教义的自然宗教一样,满族萨满乐器在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氏族中,也没有一个完全相同的标准。《钦定满洲祭神祭天典礼》中对于萨满乐器的记录,虽然在一定的范围内具有规范意义,但并不是整个满族萨满所遵从的唯一定式。萨满乐器的生命之流,依然是在民间涌动;这样,我们考察满族萨满乐器,就首先应当把它置身于“民间乐器”这个事实之中。然而,民间乐器的不规范性及其配置的任意性,常常将人引入盲人摸象的误区。因此,最大限度地选择一些具有典型意义的个例,乃是一个艰难却又无法回避的途径。

同时,对于一个几乎丧失了田野作业基本条件和缺乏文献资料依托的研究对象来说,也许只有大方地与其它边缘学科联手,把满族萨满乐器的民族音乐学研究置于宗教学、民族学等人文学科的大平台上开发,才能逾越这个时空上的瓶颈,使之在萨满音乐文化的内核中而非表象上得到开掘和解读。

萨满乐器的形制

鼓,在满族萨满乐器中占有重要地位。以鼓为雷的意念在我国古文献中早就有了详尽的记述:“图画之工,图雷之状,累累如连鼓之形。……其意以为雷声隆隆者连鼓相扣击之意也”。视鼓鸣为雷声的意念,同样也在满族萨满对鼓的使用和偏爱中得到了应验。当然,在萨满那里,鼓及其鼓语所象征和表达的东西并非仅限于此。通过模拟各种自然现象(狂风、暴雨、雷鸣、电闪等)和动物的声音(虎啸、豹吼、野猪嚎叫等),萨满用鼓及鼓语创造了一个神灵的视界和语境;同时,鼓在其中也获得了一种超现实的力量和魔力:降神请灵、驱魔逐妖、载人飞翔、负人过河……。鼓在萨满仪典中担当的无所不能的角色和充满灵性的神奇作用,使其名符其实地成为满族萨满教的象征。

按形制划分,满族萨满使用的鼓类乐器有单面鼓和双面鼓两类。单面鼓有抓鼓和单鼓;双面鼓只有抬鼓一种。按执鼓的方式划分,单面鼓中的抓鼓属“抓执型”,而单面鼓中的单鼓则属“握执 型”。

(一)抓鼓[Zhuagu]

抓鼓,满语“依木沁”(Yimuqin),亦称“手鼓”,为抓执型的单面鼓(见图1),是满族萨满乐器中鼓类的代表性乐器。无论在民间,抑或宫廷的跳神活动中,它都是萨满的灵魂。在萨满那里,抓鼓具有神奇的魔力:它能作舟负萨满过河,在石姓与敖性萨满的斗法中,“敖姓大萨满手持金马叉,坐在神鼓上过河”;它还能载萨满飞翔,在著名的满族神话《女丹萨满》中,就记载了女丹满坐在神鼓上飞进皇宫的传说。当然,抓鼓的最大作用还是降神附体,如吉林石克特立哈拉萨满在请“巴图鲁瞒尼”(勇敢的英雄)时唱到:“趁抓鼓敲响,抬鼓雷鸣之际,石姓子孙急忙宴请,请速速降临,附萨满之身”。

抓鼓的形制,可从它的形状、尺寸、用料等方面来考察。

1.鼓形

满族萨满的抓鼓,分为椭圆形、蛋卵形、正圆形三种类型。在民间,以椭圆形和蛋卵形的抓鼓较为常见。据《牡丹江风土记》载:“神鼓,普通圆形,纵八十二厘米,横五十厘米,一面包羊皮,中心一铜环,以四皮绳十字形结框上,上部缀铜钱八枚。”从“纵径”和“横径”长短不一来看,这面鼓并非“普通圆形”,而是椭圆形或蛋卵形。这种鼓形在信奉萨满教的其他民族中也有流行,如满-通古斯语族的赫哲人中流传的一面抓鼓,就是这种形状。据C.B.伊万诺夫所考,这面流传在松花江赫哲人中的神鼓呈椭圆形或蛋卵形,有一条窄而细的鼓圈和一个代替鼓柄拴在皮条上的金属环。鼓的纵向直径是82cm,鼓面绘有图案。

除了椭圆和蛋卵形的抓鼓,还有正圆形的抓鼓。见诸文献记载的满族宫廷萨满所用抓鼓就是这种正圆形的抓鼓。这面抓鼓呈“标准”圆形,直径53cm;从画面上看,鼓背中央有一圆环,拴绳12根连接鼓圈,鼓圈较窄。这种鼓形目前在民间也比较常见。与鼓身庞大的椭圆形或卵形鼓相比,这种鼓演奏起来当然就比较方便、灵活。

2.鼓环

抓鼓的鼓环一般镶嵌在鼓圈的木框上。鼓环在萨满摇动抓鼓的鼓身时“唰啦”做响,再配之以“咚咚”的鼓声,大大丰富了抓鼓的表现力。抓鼓的鼓环有“环”式和“钱”式两种。如《牡丹江风土记》所记述“缀铜钱八枚”,即为“钱”式鼓环。这种“钱”,圆形片状,中间有孔,多为中国的古钱;由一根铁丝鱼贯串联而成,摇动时互相碰撞而响。黑龙江宁安县富察哈拉藏鼓,据萨满讲,距今已逾百年。鼓框里一根铁制横梁上串联了8枚铜钱,由于经久磨擦,铜钱已很薄。但古钱上“康熙通宝”的字样仍依稀可辨。成书于乾隆36年(公元1771年)的《祭祀全书巫人诵念全录》所绘觉罗哈拉萨满跳神图中女萨满所持的抓鼓,也是在一根铁丝上串联着一组鼓环。从画面上看,当为这种“钱”式鼓环。东北亚纳雷姆沿岸地区埃文克人也有镶嵌鼓环的抓鼓,据M.萨吉洛夫的记述,“神鼓体积很大,呈椭圆形状,…… 在神鼓里面还有一组铁制横梁,上面装饰着各种铁制的叮当做响的小玩艺”。这些“小玩艺”究竟是“钱”式抑或“环”式,尚不得而知。但它是叮当做响”的鼓环则是没有疑问 的。

3.抓环

抓鼓无执鼓之柄,而独设圆环为“柄”。圆环为金属(或铜或铁)所制,用手抓而执其鼓,故曰“抓环”。同时,它还是拴结鼓绳的“中心”。抓环的具体尺寸无定制,以手能握住并且方便演奏为宜。宁安富察哈拉藏鼓的抓环直径6.2cm,是用直径0.6cm的铁丝弯制而成。为防止磨手和演奏时打滑,有的抓环用布条缠绕起来。

4.鼓圈

为木制的圆框。因直径的大小宽窄不一,以能承受鼓面皮革的张力为准。宁安富察哈拉藏鼓纵横径为48× 46cm,鼓圈宽3.5cm,厚度不一,为1-2cm;显系一棵易弯曲的小树砍削而成,斧凿之痕,清晰可见。前述牡丹江抓鼓纵横径为82× 50cm,而新宾满族自治县吴扎哈拉用的是一个正圆形的抓鼓,直径为42.5cm,鼓圈宽为6.5cm。鼓圈用料,因地制宜,常见的有柳、杉、桦木等。

5.鼓面

以革蒙制。早期为兽皮,如狍皮、野猪皮等。近世大多用家畜皮,如牛、羊、猪皮等。以羊皮面薄,发音脆快为上乘。这也许是因为早期的萨满神鼓体积较大,而近世的神鼓体积趋小,讲究音色的缘故。皮制的鼓面受气候影响很大,故在演奏前需用火烘烤,使鼓面绷紧,以保证神鼓的音质和音量。萨满常在鼓面绘制各种具有象征意义的图案。据乌丙安先生对近代萨满传人的调查,这些画面的内容十分广泛,“有天上的日月、星辰;有彩虹,有山和树,有熊、鹿等兽和马、牛等家畜,还有蛇、蜥蜴、蛙、龟等动物”。这与C.B.伊万诺夫在《十九世纪至二十世纪初西伯利亚民族造型艺术资料集》中对黑龙江流域诸族萨满神鼓图案的记述可以互相印证。

6.鼓绳

是连接抓环与鼓圈的纽带,它使演奏者能够抓住神鼓。鼓绳的材料,一般用皮条制成;亦有用麻绳或线绳的。据考,早期也有用十字形的铁架或木架支撑鼓框。笔者曾在布达佩斯的人类学博物馆见过这种早期的西伯利亚萨满鼓。支架上拴结着一些小铃铛、小铁环、小铁箭等,这与乌丙安先生在《神秘的萨满世界》中的记述正相附。鼓绳的数量并无定数,最少的有4根(如《牡丹江风土记》所记),多者也有12根(如《重订满族祭神祭天典礼》所记)。拴结的方法主要有三:

1)A-a式,4根鼓绳分别拴结在鼓圈(a点)和抓环(A点)上(见图2-1);

2)A-ab式,8根鼓绳分4组分别拴结在鼓圈(ab点)和抓环(A点)上(见图2-2);

3)A-abc式,12根鼓绳分4组分别拴结在鼓圈(abc点)和抓环(A点)上(见图2-3)。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满文运笔书写顺序(五)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