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历史  满族歌曲  萨满  民俗  文化

破“闷儿”解读人生

来源:满网论坛 作者: 时间:2010-12-16 Tag:满族研究   图书   点击:

  作者:高崇
  出版者:作家出版社出版时间:2009年12月

  3年前,我读到一本名叫《封禁泪》的书,翻了几页后,便被作者的才情和底蕴所打动,爱不释手,一口气把它读完了。从此,作者高崇的名字便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
  我与高崇同祖同宗,我也曾多次到辽宁省桓仁满族自治县民间寻觅先祖努尔哈赤的“大道之源”和顺治皇帝的爱妃董鄂氏的仙迹,所以对高崇的作品格外青睐。时隔三春,他又托朋友给我送来一部大作《八卦情》,我将它放在案头。这部小说以“中国太极八卦城”桓仁的问世为背景,描绘了一幅鲜为人知的满族民俗画卷。书中的人物个性鲜明,故事情节曲折,妙趣横生。此书向世人展示了仁义、情爱、真善和伪恶。本书的文学贡献在于,它挽救了行将消亡的部分满族文化并真实地记录了清王朝肇兴之地的风情、风貌,为清史的研究增添了很有价值的史实。
  很多年前,我曾站在桓仁的五女山上俯瞰神秘的八卦城,心中有太多的疑惑:为什么八卦城是八角八方、八面八风?为什么城里全是八卦街,还有888棵八卦柳?为什么传说在八卦城的乾坤线上按自己的生辰八字走,能算出自己的命?为什么八卦城的东、南、西面都有大门,北门却是小门,人称进得去出不来的“鬼门”?是高崇的《八卦情》,帮助我破解了许多的“闷儿”(满语“谜语”)。
  原来,清太祖努尔哈赤对“八”字情有独钟,他出生在桓仁的野猪沟,生日是初春之时的初八,他曾8次到过五女山,18岁时又在这里相亲,他还在桓仁大川温泉养伤88天,建州女真从进驻五女山开始,到如今修八卦城的水城止,又是458年……
  正如作者所说:“如果您要解开这奇城奇缘之谜,就先请喝下《封禁泪》那坛陈年老酒,然后再慢慢拆开《八卦情》这封情爱密笺,在边斟边饮边看中,你才能品味出什么叫泪中酒,什么叫悲中歌,什么叫奇中缘,什么叫卦中情。”
  读《八卦情》一书,我格外喜欢书中的富有人生哲理的那些“闷儿”:
  长在深山住在崖,能工巧匠做起来。
  冷了也得受,热了也得挨。
  只要点点头,眼泪落下来。”
  这个“闷儿”说的是笊篱(满语),也就是漏勺。笊篱在热锅里炒,在冷水里捞,真是冷了也得受,热了也得挨呀!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难免历经冷暖酸甜,难免有坑坑洼洼,虽有大悲大伤,但也有大回大转的时候。
  “上面一根线,下面直打转。
  转转又停停,停停又转转。   
  这个“闷儿”说的是拨楞锤子,也就是纺线绳的工具。人生总有许多不如意,像有根线拴着似的,转了又停,停了又转,转多了不行,转少了也不行。怎么转,也还是有根线在上面拴着,任你怎么蹬,也是白蹬,到头来,还给你拧了一身的“邪八劲”。这个“闷儿”透着一种悲哀的味道。无论被破的“闷儿”是笊篱,还是拨楞锤子,都是书里书外所有人生的真实写照。
  《八卦情》中,恶人终于原形毕露,应了“恶有恶报”的下场,洞房变成了灵堂;而正义的人得到了“善有善报”的福报,与心爱的女人洞房花烛夜。这何尝不是我们追寻的美好境界。还是书中人物说得好:“八卦城是一个解不开的卦,那里的情,也永远是一个解不开的情。人啊人!不是为情而去求卦,就是因卦而去结情……”
  人生就是踩着无数的“闷儿”成长,文学是破解“闷儿”的金钥匙。愿高崇在属于自己的八卦城中自由自在地驰骋,大胆地创造和破译更多、更精彩的“闷儿”。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