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满族歌曲  历史  民俗  萨满  文化

满族抗日烈士—关力耕

来源:满族文化网 作者: 时间:2011-06-10 Tag:满族人物   点击:
60年前,中国人民用鲜血换取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人们不会忘记,在那民族危亡的时刻,在敌人践踏的国土上,无数中华儿女不甘当亡国奴,奋起反抗。侵华日军血腥镇压,抓捕枪杀,无数中国人民横遭涂炭。我爷爷就是在那暗无天日的年代,被日冠残酷迫害,牺牲于日伪监狱中的。
    
    爷爷关力耕,字曼农。1895年生于吉林市松花江边小兰旗屯的满族家庭,自幼在家乡读私塾,喜古诗词,长于书法。因家道沦落生活困难,1920年去呼兰县投奔远亲,在旧东北军26旅36团当勤务兵,后入奉天东北陆军讲武堂学习,毕业回原部当连长,在哈尔滨郊区王兆屯驻防,他为人刚义正直,直奉战争中,严禁部下强抢群众,侮辱妇女。日军侵“北满”前夕,他率士兵唱《满江红》歌曲,激发部下的爱国心。1932年1月27日,日军进攻双城堡,他率部队进入双城县双井阵地,参加哈尔滨保卫战,与部下相约死守阵地,绝不后退。直战斗到弹尽粮绝,爷爷腿部受重伤,将步枪上刺刀拟与敌死拼同归于尽,后被部下救出阵地。
    
    东北沦陷后,部队被编入伪军,爷爷不甘与其同流合污,以有病为由退职回家。为生计开了一家食杂店。因社会动荡不安,食杂店也难以维系,后又去当中学教师。亲眼目睹人民不断遭受屠杀、又听到有关共产党人及其他爱国组织坚决抗日的传闻,他开始寻找救亡之路。一个偶然的机会,爷爷发现了伯父关沫南带回家的马列主义书籍,他认真阅读起来。当时爷爷认识了一个走街串巷、刷浆、修火墙的工人李清茂。李早年为西伯利亚修铁路的华工,“十月革命”时参加列宁红色游击队,后来回哈尔滨领导“共产国际哈尔滨情报组”,爷爷填表宣誓参加了这个组织。他利用原来长期在军队供职的有利条件,专事军事情报的收集工作。后因叛徒出卖,李清茂等七人被捕,作为“政治犯”的爷爷最后也于1942年12月22日被捕入狱。
    
    奶奶后来告诉我,那天夜里,外面刮着风雪,因为已进腊月,窗玻璃上结了厚厚的冰花。爷爷患了肺结核,正在养病。一伙日本宪兵闯进我家,拽上爷爷戴上手铐就要抓走。我爸爸拉住爷爷不放手,被日军一脚踢开。奶奶拿出爷爷那件唯一没卖掉的皮大衣给他披在身上,希望他在狱中能挡挡风寒。爷爷一歪肩膀把大衣甩在床上说:“留家吧。当了卖了你们还能活些日子。”爷爷究竟是当过军人,直起胸膛不再瞅家人一眼,戴上手铐和敌人去了。
    
    因为来抓爷爷的日本宪兵都穿着便衣,奶奶和爸爸不知爷爷是被日伪哪个系统抓走了,又关押在哪里,只是整天哭泣。突然一天晚上有人敲门,爸爸开门一看是爷爷以前连里的战士魏景山。这时家里人才知道,爷爷先是被关押在日本宪兵队,之后又被关押到伪满第四军管区军监狱。魏景山正好在那里当看守,爷爷求他给家里捎个信,他碍于过去老上级的情分,送来爷爷写的字条,上面写着:“我一切还好,只当我像从前那样又上前线了,千万不要惦念。”奶奶想求魏景山给捎点东西,他不敢应承,家里也实在没什么吃的,只好算了。
    
    这时已是1943年春节,奶奶带着年幼的爸爸,以送衣服的名义到第四军管区军监狱,要求与爷爷会面,几经周折终于来到监狱。爷爷的脚镣上拴个布条用手提着,在看守的监视下,来到会面的铁栏杆里面。只见爷爷两腮塌陷,蜡黄的脸上布满伤痕,奶奶和爸爸心如刀绞,强忍悲伤,不敢让眼泪流下。爷爷问家里怎么生活?又急切地询问大伯父的情况。大伯父关沫南是在爷爷被捕的前一年,即1941年12月31日,因“哈尔滨左翼文学事件”被日军抓捕入狱的,当时正关押在新京(长春)伪首都警察厅监狱中。这件事我们根本不敢多说,会见不到十分钟,爷爷便被看守带走。三个月后,1943年5月7日凌晨,爷爷在受尽酷刑摧残后,悲惨地牺牲于狱中。
    
    在爷爷牺牲之后,又一位同案人于得功也被折磨致死。其余同案人廖春潮等难友于日本投降后的第三天,在中国看守的帮助下逃出监狱。解放后廖春潮先后在黑龙江省委组织部、省冶金厅工作,2005年8月15日长春日报的“8·15特刊———哈尔滨”,对廖春潮等人的出狱还做了介绍。
    
    1981年春天,我母亲出差去哈尔滨时还专门拜访了廖春潮等革命老前辈。作为日本屠刀下的幸存者,廖春潮老人向母亲介绍了爷爷在狱中的遭遇。他说:我和关力耕押在一个号内,每次过堂前都挨顿打,之后过电、灌水,有时手脚绑着吊起来。我那时20多岁,关力耕已是近50岁的人了,他每天从刑讯室送回来都昏死过去。不久关力耕染上伤寒,没有任何治疗,一个人被隔离在小号里,只有一个小窗口能看到屋外,牢内没有板铺,只在水泥地上铺个线毯。我和难友王宏达去看他,他骨瘦如柴,面色苍白,说话已没有力气,身上爬满虱子。关大哥握着我们的手说:“看来我是不行了,我不能活着出去了。”我俩哭着说:“不要紧,会好的。”在这之后不久,就在判刑的前几天,关力耕带着沉重的脚镣,含恨而死。
    
    离休在家的廖春潮老人,说起爷爷当年在狱中的情况,仍然悲愤不已。
    
    爷爷死后的第二天,奶奶和爸爸得到通知,他们赶到现场,监狱的人才把爷爷的脚镣取下,由于家中极度贫困,买不起棺材,只好用家中的四块床板钉在一起,盛殓了爷爷的遗体,埋葬在哈尔滨郊外的贫民义地里。
    
    解放后,国家民政部为爷爷颁发了革命烈士证书。1958年父亲去哈尔滨,与伯父一同为爷爷扫墓,因墓地乱葬太多,已无法找到爷爷的坟墓了。爷爷关力耕——这位为抗日救亡而斗争的勇士,永远长眠在哈尔滨郊外的黑土地上。如今我的眼前呈现的是国家日新月异的繁荣景象。我想革命前辈的鲜血是不会白流的,历史会永远记住他们。(关以歌)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