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满族歌曲  历史  民俗  萨满  文化

为国何惜五尺躯—— 追忆邓铁梅的生前身后事

来源:满族文化网 作者: 时间:2011-06-10 Tag:满族人物   点击:

人物素描:邓铁梅,1893年2月15日出生于本溪小市一个满族家庭。1929年在岫岩小汤沟顾家堡子(当时属凤城县)等地,召集朋友、旧部150多人,收集枪支100多支,宣布成立抗日队伍,开始称东北民众义勇军,后改称东北民众自卫军。东北民众自卫军当时编成三个大队、一个武术队(俗称大刀队),共六七百人。

  一次“艰巨的战斗”

 

  据史学界研究,“突袭凤城”是自卫军创立后,第一次显示其抗日力量的战斗。

 

  1931年12月25日夜,自卫军靠着大雪的掩护,潜到凤城县城附近的三义庙,后兵分三路进攻凤城:一大队攻取老营房日本守备队驻地,二大队直取火车站,三大队进攻警察局、税捐局、东三省官银号等敌伪机关,另两小股部队于凤城站南北两侧,破坏铁路和通讯设备,阻止日军从安东(今丹东)、鸡冠山两个方向增援。

 

  26日零时30分,战斗的第一枪在车站打响。自卫军战士勇猛冲锋,逐渐对车站形成包围。最激烈的战斗发生在老营房,邓铁梅亲率部队,以密集火力向院内开火,大刀队战士翻越院墙,几次冲进院内。自卫军的另一部分兵力,包围了守备队队部,还有部分兵力捣毁了县衙、公安局,砸开监狱放出被日伪逮捕的爱国人士50多人,烧毁日本特务平井贞一郎开办的药房。这次战斗共打死日本侵略者10人,缴获机枪三挺、步枪300多支、迫击炮两门和大批子弹以及药品等物资。凌晨,日军增援列车开进凤城,邓铁梅率部撤退。

 

  日军遭此痛击大为震动。当时车站的日本站长遭攻击后,发出“只有待毙别无它路”的哀叹。《盛京时报》1931年12月27日至28日,连续报道凤城被袭消息。西河小队长承认这次战斗虽然不是大战,却是一次“艰巨的战斗”。而当时日本协和杂志随即也以《安奉路线遭难记》为题,坦言“安奉线上的事情使我们胆战心寒”。

 

  邓铁梅的军校

 

  位于凤城和岫岩交界处的大营子镇,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小镇。据当地人介绍,该镇政府办公大楼所在区域,便是当年邓铁梅曾经指挥东北民众自卫军抗日的司令部。

 

  “当年邓铁梅组织东北民众自卫军攻打了凤城之后,就把大本营设在了尖山窑(即大营子),在这里成立了司令部,司令部机关设八大处,下属18个团和一个大刀队。”当地一位研究文史工作的干部这样说。

 

  尽管记者在当地听到了许多关于邓铁梅在这里指挥抗日的若干细节,但却找不到当年的一点建筑痕迹了。

 

  在当地百姓的指引下,我们在这里又得到了一个重要信息:邓铁梅曾经在这里办过一个军官学校,分别处在当地的隋家大院和镇小学所在位置。

 

  隋家大院的主人周振东,如今已有89岁高龄。“这个院子里曾经住过很多邓铁梅的部队。”老人指着东侧的房子说:“他们在这个房子里开会。”周振东告诉记者,“邓铁梅的部队当时对我们挺好,他们常吃剩饭、睡凉炕,而且还经常干些农活儿,老百姓都管他们叫‘冷饭队’。”

 

  “俺们打下一架日军飞机”

 

  “从18岁开始,我加入了邓铁梅的队伍。”现住在沈阳市皇姑区的91岁老人伍皂旭,在回忆起当年的情景时,仍记忆犹新。

 

  “在跟邓铁梅的几年里,俺们还打下了一架日军飞机。”老人回忆,在他加入邓铁梅队伍的第二年,日军得知邓铁梅在沙里寨与龙王庙之间活动,便出动四架飞机前往轰炸。

 

  “当时飞机离地面也就二三百米,飞机膀子上一共挂着八颗炸弹,落到地上能炸出一丈多深的坑,把地下的水都能炸出来。看到飞机来了,邓铁梅就让我们开枪打。”

 

  回记起当时打飞机的情况,老人越发来了兴致:“一会儿的工夫,有一架飞机的风轮子就被我们打劈了,飞机冲到了二道洋河里。”老人告诉记者,他们最后是用快枪打下来的,他解释说,他们手中有苏联产的名叫“水连珠”的枪,能打3000多米。

 

  老人说,飞机打下后,两个飞行员看情况不好,早早跳到河中跑了。随后,邓铁梅让他们把飞机拖到沙里寨街里,并让其它团的人也来看。并告诉大家,只要瞄准风轮子打,用咱们的家伙,也能把飞机打下来!

 

  关于邓铁梅部队打日本飞机的事情,记者在发稿前刚刚又从另一位当年亲历者——孙永泉的回忆录中得到了证实。孙永泉曾经是邓铁梅属下的一名侦察员,后来他所在部队被打散后,他南下成为一名八路军。7月16日,当记者辗转找到并拨通这位见证者的家庭电话时,电话另一端的接话者———其女儿孙东东告诉记者:老人已仙逝好几年了。尽管如此,孙东东还是把其父生前所著的《铁梅支队》一书,以特快专递形式寄给记者。该书对当时打下飞机的若干细节有这样一段回忆———

 

  “1932年4月,敌人的飞机在沙里寨一带投弹轰炸和扫射时,住在沙里寨附近赵家炉的部队,用步枪打下一架飞机。为使广大群众都能看看敌人的飞机,邓铁梅命令把飞机从二道洋河拉到沙里寨的干河滩上停放,供各地群众前来参观。这是一架双翼双座的轰炸机。”

 

  邓铁梅英勇就义

 

  邓铁梅的自卫军,在辽东地区频频出击,使敌人越来越惶恐不安。他们把邓铁梅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想尽办法要除掉他。

 

  1932年夏天,日寇通过邓铁梅的一个旧相识,给邓铁梅写了一封信,许以高官厚禄,劝他“归顺”。邓铁梅收到信后,当即揭穿日军企图,并教育部下要保持民族大节,坚持抗日到底。

 

  当年9月,日军又第二次“招抚”邓铁梅。这次是以伪凤城县长康选三的名义,给邓铁梅送来一封劝降信。为了稳住日军,邓铁梅派出代表与之周旋。但敌人有意把“谈判”说成是邓铁梅“接受招抚”,企图利用舆论逼其就范。邓铁梅识破这一阴谋后,枪决了六名日本“谈判”代表。

 

  两次“招抚”失败后,敌人恼羞成怒,决意集中重兵“讨伐”自卫军。从1932年12月开始,敌人从盖平、海城血岩、本溪、凤城、安东等地多路出兵,向自卫军大举进攻。

 

  1934年5月30日深夜,由于叛徒沈廷辅的出卖,邓铁梅在岫岩县张家堡遭到敌人逮捕。6月2日,邓铁梅被押往凤城。6月5日又被押往沈阳。

 

  邓铁梅被押解到沈阳陆军监狱后,受到了日伪高级官员的“热情”接待。这些人走马灯般地轮流“探望”。有一天,一个日本军官又来到牢房,见邓铁梅正在桌旁练字,走过来装模作样地夸赞了几句。邓铁梅冷冷地说:“今天我不舒服,不愿多讲话。”日本人讨了个没趣,但还是掏出了一把纸扇,厚着脸皮请邓铁梅在上面题几个字留念。邓铁梅冷眼看了看他,接过纸扇,慨然挥毫,写下两行遒劲的大字:“五尺身躯何足惜,四省(指我国东北地区)失地几时收。”日本人接过来一看,脸色大变,随后灰溜溜地走了。

 

  1934年9月28日凌晨5时30分,在百般劝降未果之后,日军将邓铁梅秘密杀害。

 

  记者感言

 

  心灵深处的敬意

 

  “邓铁梅不就是那个抗日英雄嘛!”在丹东凤城的大街小巷,每当记者带着“邓铁梅是做什么的”这样一个简单的“口头问卷调查”时,无论是白发老者,还是年幼的孩子,他们几乎都会用一致的语气、一致的语言作以回答。在这个风景秀美的山城里踏访英雄的足迹,能让记者切身感受到那种对抗日英雄的敬意,已弥散在每一个市民的心灵深处。

   

 相关链接

 

  邓铁梅,名古儒,字铁梅。1945年11月,中共南满省委、东北局把组建的人民军队命名为“铁梅支队”。1946年,凤城县人民政府将凤城主要街道市场街,命名为邓铁梅路。1987年9月,本溪县人民政府在其故居山城子满族乡修建纪念碑,镌刻“邓铁梅将军流芳千世”。1987年5月,凤城满族自治县政协二届一次会议,决定竖立邓铁梅、苗可秀纪念碑。1988年4月13日,辽宁省人民政府追认邓铁梅为革命烈士。10月,邓铁梅、苗可秀纪念碑落成,上建汉白玉雕像,矗立在凤凰山下。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