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满族歌曲  历史  萨满  民俗  文化

一代名臣费扬古

来源:吉祥满族 作者: 时间:2011-04-19 Tag:满族人物   点击:
费扬古,隶满洲正白旗,祖居栋鄂(今桓仁满族自治县雅河流域),以地为氐。顺治二年(1645年)生,出身在三代武职之家,为内大臣、三等伯鄂硕之子,顺治帝皇贵妃之弟。费扬古相貌奇伟,喜读兵书,慨然怀大志。顺治十四年(1657年),费扬古袭封父爵,年仅13岁。
康熙十二年(1673年),镇守云南的平西王吴三桂,纠集尚之信(平南王尚可喜之子,夺位自立,镇守广东)、耿精忠(靖南王耿继茂之子,袭爵,镇守福建),发动叛乱,史称“三藩之乱”。康熙皇帝决定以武力平定三藩之乱,调遣五路大军前往平叛,费扬古被委署营总职务,随安亲王岳乐一路出征湘赣,首先在江西战场击败叛军,收复安福、都昌二县。两个月后,又收复上高、新昌二县。随后,平叛清军又分兵破敌,费扬古随岳乐一路收复万年、安仁二县。这时,吴三桂部将黄乃昌纠集叛军万余人自长沙来攻打袁州,费扬古与副都统沃赫、总兵赵应奎等率清军迎头痛击,将叛军击败。康熙十五年(1676年)二月,费扬古又随岳乐攻打萍乡,连破敌寨12处。然后奉康熙之命,急速转战湖南,接连攻克醴陵、浏阳,进围长沙。由于长沙城防坚固,清军久攻不下。直到康熙十八年(1679年)正月,清军攻下岳州,长沙失去屏障,门户大开,长沙叛军才望风而逃。费扬古进占长沙,继而攻克衡阳、武冈,又连克辰龙关、辰州、沅州等地。康熙二十年(1681年),三藩荡平。费扬古因在平叛中战功卓著,擢领侍卫内大臣兼火器营总管,列议政大臣。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康熙皇帝决定派裕亲王福全为抚远大将军率军征讨噶尔丹,费扬古奉命前往科尔沁征兵并参赞军务。同年秋,清军在乌兰布通(今内蒙古克什克腾旗南)与噶尔丹叛军接仗。战斗开始时,叛军倚仗有利地形,反客为主,“觅山林深处,倚险结营”,又以成千上万头骆驼构筑驼阵。清军则面临泥潭,隔河仰攻,且在明处,无法隐蔽,地势极为不利,战斗也相当艰难。“大臣而下以至军士,阵亡被创者甚众”,内大臣佟国纲亦阵亡。但费扬古等率领清军继续强攻,炮火齐发,终于击毁叛军驼城,切断敌阵,叛军终于不支,清军大败叛军,噶尔丹仓惶败逃。
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康熙皇帝为加强西北防御,决定增加归化城(今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戍卫兵力,以费扬古为安北将军在此驻防。次年五月,噶尔丹派使者前往归化城,请求向清廷纳贡。费扬古随即派人迎护,发现噶尔丹的使者队伍竟有2000人之多,立即产生怀疑,知道噶尔丹心怀叵测,表面上和清Government修好,实则潜使进入内地窥视虚实动静。于是,他一面派兵将噶尔丹的使者队伍留在归化城,一面急速奏报,康熙皇帝接到奏报,派侍郎满丕急赴归化城,下谕斥责噶尔丹使臣,并把他们打发回去。不久,清廷命费扬古为右卫将军,仍兼摄归化将军事务。
噶尔丹在乌兰布通战败之后,变得更加狡猾起来,他不敢贸然深入内地,便以流寇方式,继续在漠北地区骚扰。为了彻底消灭噶尔丹,根除北方之患,康熙皇帝主张主动出兵漠北,但是与议政王大臣们商量多次,同意出征者“举朝不过三四人”,大都强调出征的艰难和劳苦。恰在这时,费扬古自归化上疏称:“闻噶尔丹踞巴颜乌兰,距归化城约二千里,宜集兵运粮,于来年二月往剿。”康熙皇帝接到费扬古的上疏龙颜大悦,终于有人与自己的意见不谋而合,便急召费扬古进京入觐。
费扬古到北京后,康熙皇帝立刻召见他,与他一起研究进兵方略,采纳了他的建议,认为费扬古分析独到,成竹在胸,大为慰藉,诏授费扬古为抚远大将军,以都统伊勒慎,护军统领费扬固、瓦尔达,副都统硕岱,将军舒恕参赞军事。
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二月,康熙皇帝亲征噶尔丹,调集兵马,分三路进剿。西路军由抚远大将军费扬古率领,统率右卫兵、京城增发兵及大同绿营兵2.4万人,由归化城进剿。东路军由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统率防噶尔丹东侵。中路军由康熙皇帝亲自统率。
费扬古所率的西路军从归化城出发,向图拉行进,途中又有振武将军孙思克所率甘肃兵、西安将军博霁所率的驻陕西清军2万余人加入西路军序列,由费扬古统辖,西路军兵力已近5万人。西路军原定四月与中路军会师图拉,但因西路军行程遥远,达两千余里,而且狡猾的噶尔丹怕清军进剿,已将沿途数百里草地尽行焚毁。西路军多为骑兵,为解决饲料问题,大军只得觅有水草之处绕道前进,加上阴雨连绵,运粮迟缓,因此耽搁了行程。费扬古身为西路军统帅,又是征剿叛军的主力,深感责任重大,为加快行军速度,费扬古命孙思克、博霁各率精骑两千随同进发,所属其余兵马留原地驻扎待命。尽管如此,西路军依然粮匮马乏,人畜倒毙现象屡有发生,用了70天才到达图拉。由于康熙皇帝所率的中路军行程较近,于五月初已抵达克鲁伦河。
费扬古正率军向昭莫多进发,接到康熙皇帝密谕后,派人侦察噶尔丹去向,得知噶尔丹走特勒尔济口,便在距敌30里的昭莫多扎营布阵,命前锋统领硕岱,副都统阿南达、阿迪率部前去挑战,诱敌至昭莫多以求全歼。
清军刚布阵完毕,噶尔丹叛军万余人恰好被诱至昭莫多的清军伏击圈。费扬古遵循康熙皇帝的作战方略,指挥清军采用先步后骑战术,以一兵并牵五马,均先下马步战。噶尔丹见遭遇清军主力,急令叛军一部抢占山巅,山上的清军总兵殷化行等指挥清军据险俯击,叛军被清军逼至崖下,只好以崖为蔽,举铳上击。这时,山下的清军与叛军厮杀在一起,清军弩铳齐发,藤牌兵随后继进,并以拒马木列于阵前,以阻挡叛军骑兵往来冲突。噶尔丹与叛军骑兵亦下马步战,冒着炮火向前猛冲。一时间阵地上箭矢如雨,杀声震天。
战斗从下午一时战到六时,依然难分胜负。费扬古望见噶尔丹叛军虽有前营与清军鏖战,后营却无动静,料是其家属和驼畜辎重所在,立即指挥沿河伏兵分成两路。一路横冲敌阵,一路以轻骑绕至叛军后方,突然发动袭击,结果敌营大乱。费扬古抓住战机,命清军立即上马,冲向敌阵。噶尔丹见后营被袭,已无心恋战,伺机突围。山上清军见伏兵出动,乘势呼啸而下,叛军在清军骑兵的猛烈冲击下,迅速溃败,望风披靡,“其颠附崖下者,河沟皆满,所弃杖如蓬麻。”费扬古命令清军乘胜追击,遇有叛军所弃驼马、辎重、甲械等一概勿取,追击叛军残余人马达30余里,直到特勒尔济口而还。
这一战共歼敌3000余人,俘获2000余人,缴获驼马、牛羊、器物极多,其中牛羊就达20万头。噶尔丹仅率数骑逃走,其妻阿努喀屯亦十分勇悍,被击毙于阵中。另有被打散的噶尔丹叛军千余人向安北大将军马思喀投降。康熙皇帝闻报大喜,马上降旨嘉奖西路军将士,从优议叙。随后,康熙皇帝班师回京,命费扬古驻守科图。昭莫多之战是由康熙皇帝领导,由费扬古直接指挥的一次极为成功的围歼战,全歼噶尔丹叛军主力,给噶尔丹以致命打击,对统一北方,稳定边疆局势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清军经昭莫多之战,全歼叛军主力,使噶尔丹元气大伤,但他不甘失败,又派人收集残部5000余兵马,欲赴哈蜜过冬,妄图卷土重来。费扬古奉命移驻喀尔喀郡王善巴游特地,招降噶尔丹残部,并派人侦察敌人动向,这时,噶尔丹台吉丹济拉率1500人来掠夺喀尔喀部的牲口和粮食,费扬古派副都统祖良壁前往抵御,追击至翁锦河,丹济拉败逃。同年十一月,噶尔丹派格垒古英等20余人前来联系投降纳款,费扬古将此事奉报朝廷,可见噶尔丹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时康熙皇帝准备再次亲征,目的在于收抚噶尔丹的降众,断绝其外援。当年十二月一日,康熙皇帝在东斯垓(今内蒙古东索海)召见费扬古,“与语良久”,表彰其在昭莫多之战中的功绩,说:“西路兵以疲乏之众,遇敌战胜,势如破竹,实为可嘉。”费扬古却谦逊地说:“噶尔丹之破败,皆圣上神武之所致”,“军中机务,皆遵圣上指授,并未有所效力。况西路粮匮马乏,不能前进。及闻驾至克鲁伦,官兵无不奋发,不俟督责,力战破敌。”他不仅不居功,反而向康熙皇帝请罪说:“奈臣庸劣,皇上穷追困蹙之寇,臣不能生擒以献,实臣罪也。”康熙皇帝对费扬古的回答甚为满意,特赐费扬古御用佩橐弓矢等物,以示恩宠,并给予费扬古随意调遣外藩兵马的大权,充分反映出康熙皇帝对费扬古的信任程度。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上元节,康熙皇帝和蒙古各部及投诚的厄鲁特首领等齐集北京畅春园,恰逢阿南达自肃州奏报,哈密回人擒献噶尔丹之子塞卜腾巴尔珠等人。康熙皇帝见到奏疏十分高兴,想到费扬古远戍边疆,上元节亦不能回京团聚,便将此奏疏转录给费扬古,并随赐胙肉、鹿尾和关东鱼等物。在给费扬古的谕示中说:“时当上元令节,众蒙古及投诚厄鲁特齐集畅春园,适阿南达疏至,众皆喜悦。尔独居边塞,不得在朕左右,殊深轸念。故以阿南达疏示知,并赐物,问尔无恙,即如与尔相见也。”此谕情深意长,表达了一代明君对戍守边疆的爱将费扬古的关怀和眷念之情。
同年二月,康熙皇帝决定第三次亲征噶尔丹,以彻底消灭其残部,并亲自出榆林进抵宁夏,部署两路出兵事宜。 一路出嘉峪关,由振武将军孙思克、西安将军博霁率领;一路出宁夏,由抚远大将军费扬古率领。四月,当费扬古率部抵达萨奇尔巴勒哈逊时,噶尔丹重臣丹济拉遣人来告,噶尔丹到阿察阿穆塔台地方,因走投无路,绝望已极,已于上月饮药自尽,丹济拉等携带噶尔丹尸骸及其女钟齐海,共率300户来归。费扬古速将情况奉报给康熙皇帝,并挑选兵马,往觅丹济拉处,押护前来,命其余兵马撤回。
费扬古因常年征战在外,风餐露宿,身患重病,康熙皇帝得知后,特下诏费扬古还京,费扬古回到京城后,仍任领侍卫内大臣,世职则由三等伯晋至一等公。
康熙四十年(1701年),费扬古病逝,终年56岁。御赐祭葬,谥“襄北”。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