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满族歌曲  萨满  历史  民俗  文化
当前位置 :| 主页>满族人物>

“蜘蛛人”何玉阁与他的满族寻根网

来源:新晚报 作者: 时间:2008-12-13 Tag:当代人物   点击:
一个日本民间的文化旅游经贸交流访问团抵达哈尔滨,参与接待的人群当中,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此人就是退休干部何玉阁,现在的身份则是“赫氏满族文化研究所”所长。

  “赫氏满族文化研究所”是哈尔滨市第一家民间的文化研究机构,这是他们第一次和国外的文化研究者进行交流和对话。作为民间的研究机构,这个由家族寻根派生出来的研究所,正逐步为社会所知晓。此次与日本文化交流团对话,何玉阁渴望日本学者能够帮忙解开一个谜团———日本田中角荣首相时代的高官海存郡木,可能其也是索额图的后人。海存为寻根问祖,曾专门派人到五常市的孤家子村,抽了何氏30多名族人的血液,带回日本化验。后来这个化验结果没有告知中国,何氏想知道这次化验的下文,想知道海存郡木与赫舍里氏的关系。

  索额图后裔成立满族“研究所”

  退休前,何玉阁是一名警察,与文化研究搭不上任何关系。何玉阁出生在五常市孤家子村,五常市有一个得天独厚的文化继承———经考证,在清朝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重臣,像索额图、螯拜、佟国刚、萨哈廉、傅恒等人的后人,都在这里相距不远的村落里务农。孤家子何氏是索额图的后裔。小的时候,何玉阁并不知道索额图是谁。孤家子何氏有许多独特的习俗,在何玉阁的记忆留下了深深的印痕。何家有一张“老影”,平时供奉在祖宗匣子里,每年的大年三十,家族中的长者叩拜之后,取出祖宗匣子里的“老影”,恭恭敬敬地挂在墙上,然后焚香上供,阖族叩拜。何玉阁小时候只知道,“老影”上的人叫“索三”,是宗族的祖宗,早年在京城做过大官。后来由于犯罪遭贬,被封“捧着金碗要饭”,最后饿死。“索三”是谁?自己究竟是谁的后裔?偶然的机会,何玉阁见到了两张祖谱,一张是汉文的,成谱于1774年;一张是满文的,成谱年代待考。经过翻译与论证,何玉阁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十一世先祖“索三”竟然是康熙朝重臣、也是后来的“第一罪人”索额图。索额图姓赫舍里氏,而后裔改汉姓后,赫、何一家。

  据史载,索额图因参与皇太子之争,1703年5月被圈禁宗人府,9月21日因饥馑而死。祖宗的辉煌与没落,引起了何玉阁的研究兴趣。为了吸引更多地满族研究者的关注,何玉阁注册成立了哈尔滨第一家民间文化研究机构———以家族姓氏命名的“赫氏满族文化研究所”。目前,这个研究所的研究范围已经超越了赫舍里氏,成为满族后裔寻根问祖的钥匙。

  何玉阁在简陋的书斋里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姜新华收藏的明信片,下面的俄文注明是“哈尔滨古老的城墙”。

  为满族人寻根何玉阁甘做“蜘蛛人”

  随着研究的逐步深入,何玉阁的研究线索越来越多,越来越丰富,牵扯到海内外。很多满族后裔致信何玉阁,请求他帮忙寻找自己的族源。何玉阁成了牵扯着千万条线索的“蜘蛛人”,联结着很多人的期望。为了不让大家失望,何玉阁成立了满族寻根网,录入爱新觉罗、瓜尔佳、赫舍里、富察、钮钴录、乌扎拉等100多个姓氏的资料,并且在逐渐扩充,为千万满族后裔服务。

  每个人都期望找到自己的族源,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注重精神生活的人们的寻根欲求也越来越高。何玉阁接待的第一位寻根者是香港时瑞投资管理公司总裁康典先生。2005年,康典先生在报纸上看到了索额图后裔在五常市的报道,电话联系何玉阁未果,一个人直接从香港飞到哈尔滨,来到孤家子的索家坟,怅然良久,又悄悄地飞了回去。失落的康典先生不甘心,又让秘书联系何玉阁,两个人终于敲定了见面时间。2007年10月11日,康典在商业谈判的间歇,从美国飞到了哈尔滨。两个人从18点开始,一直聊到夜半,第二天一早康典又飞回了美国。康典介绍了家族的情况,其父临死时告诉他,自己的族源最大可能在黑龙江。根据康典提供的细节,何玉阁考证,康典一支可能出于索尼的第二子。康典听后非常高兴,给远在北京的八十多岁的叔叔打电话询问。其叔叔告诉他:我们就是索尼的后裔,我排在第12辈。何玉阁也排在12辈,长康典一辈,康典马上改口称其为“老爷子”。康典感慨:做梦都想找到祖源地,现在算是梦想成真了。

  在一次经贸活动中,何玉阁邂逅了俄罗斯人勃尔丹诺夫,根据勃尔丹诺夫的长相,何玉阁说他很可能有满族人的血统。勃尔丹诺夫对何玉阁的话非常感兴趣。勃尔丹诺夫确实有着东方的血统,但是自己却搞不清来历,他委托何玉阁帮忙查找。何玉阁查阅了大量资料后确认,勃尔丹曾经是黑龙江的一位将军,而勃尔丹诺夫是这位将军的后裔,满族姓氏为瓜尔佳氏。得知自己的血脉来历,勃尔丹诺夫非常高兴。

  上海作家白玉芳,24年前由双城市迁往上海,随着年龄的增加,越来越渴望找到自己的血脉来源,他多次给何玉阁来信,希望能够找到自己的祖先。

  一个马佳氏后人给他写来充满感情的信:马佳氏家族来到黑龙江地区的先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夫人,带领两个侄儿落户在拉林镇,后来建起马三家子小屯……马家氏族谱1931年被“红枪会”放火烧屋时烧掉……从京城来到拉林镇已有264年之久,族人承先祖之恩德,集山河之灵韵,重礼仁爱,立德务本……请您费心查证一下……

  何玉阁拿出很多这样的信件给记者看,他说,有了这些信任,他一刻也不敢放松研究,这也是他晚年的精神寄托。

  搭建经贸平台联结海内外

  何玉阁发现,真诚寻根的满族后裔中,很多人是商海里的经营者,找到自己的祖籍,他们的第一愿望就是要为故乡做点什么,修葺墓园,建立祠堂,修建满族文化旅游园区等,这些信息给了何玉阁一个启发———依靠满族文化资源,建立联结海内外的经贸大平台。赫氏满族文化研究所开始有意识地建立起自己的人才信息库,掌握优秀人才的资料。何玉阁这个“蜘蛛人”的信息网络,开始向海内外全面“扩张”。

  何玉阁告诉记者,哈尔滨地区有着丰富的满族历史文化遗存。据“赫氏满族文化研究所”的初步实地勘察、发掘、取证,发现古城址、古遗址、古墓葬、石刻、石碑等1000多处。尤其是满族八旗宗族谱系,经过研究所的专家抄录整理汇编,已经存档1500余册,这些珍贵的史料就是一条条“蜘蛛丝”,延展着研究所的信息网络。

  根据手中掌握的越来越丰富的文化信息,研究所的项目逐渐与旅游和开发联系起来,他们提出了大胆的设想:在哈尔滨市建立满族历史文化博物馆;建设环哈尔滨的满族历史文化旅游精品线路;在五常市拉林镇建设满族历史文化风情园;建立满族历史文化影视基地……项目经过多次考查与论证,得到了省市有关部门的关注,已经初步具备可操作性。据何玉阁介绍,《满族后裔寻根问祖网》建立的人才信息库中的企业家们,对开发满族故里的旅游文化项目非常热心,香港时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康典、台湾亿丰集团董事长粘铭等,对祖籍故地的开发都相当关注。据何玉阁介绍,有关部门已经对研究所报请的项目进行了批示,时机进一步成熟后,将邀请相关的满族后裔,对开发满族文化旅游进行对接……

  一个退休老人,靠着对家族文化、乡邦文化的执着与热爱,用人格建立了一个经贸对接的平台。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